博客网 >

欢乐颂(转自王小龙专栏)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此文由纪录片《欢乐颂》制片人王小龙撰写,转自他的专栏)

我捏着纸捻,揣着一把小鞭炮,走几步点一个,啪。年三十的晚上,年夜饭吃过了,在家没事干,那时也没春晚,于是一个人出来瞎转。那时街上也没那么多点炮仗放焰火的大人小孩,一盏盏路灯下干干净净,好像就我一个晃晃悠悠,一路鞭炮炸过去。走到旱桥,左转走桥下,没几步到了铁路道口。栏杆放下来了,值班大叔铛铛敲响悬挂着的一截钢轨,刚出站的火车喘着粗气拐了过来。年三十的客车,一节节车厢开过我面前,哐哐,哐哐,因为刚加速,不快,能看见偶而有列车员的影子晃过,一个个车窗里都没什么人。真是奇妙,灯光明亮的车厢,空空荡荡的车厢,在黑夜中哐哐走动,不知道要开到哪里去。我自小在铁路边玩耍,可是在那之前,从没见过年三十驶离站台奔向远方的火车。我都看呆了。

就这情景,记着很多年。

很多年后,我写过一个独幕剧,灯光明亮的车厢里,将要退休的列车员和一个可疑的乘客。因为他什么行李都没有,老头紧张起来,不断拿话套他,后来才知道他就是想坐一坐年三十空空荡荡的火车。老头发现自己这辈子跑车白跑了,再不跟着体会一把连活都白活了。

 

我说伟杰,去火车站看看怎么样?他沉浸在纪录片《闲着》拿奖的遐思中,很不情愿地回过神来,问干什么,拍春运?醒醒吧你,没让你去关心农民工兄弟买票难,我是说那场面,想没想过那里正在发生的是世界奇观?白天黑夜,数万人拥挤在车站广场上,一年一度,上百万人在那里被吞吐。伟杰想象力不差,两眼开始放光,好啊好啊,怎么弄?

要拍摄铁路的任何一个部分,必须获得路局宣传部许可。要出具介绍信,要申报拍摄日程和内容,要由他们审查同意,再书面通知有关部门接待,附注意事项一二三。我去也一样,说是铁路边长大的根本没用。同事光建是从铁路出来的,去年为世界博物馆大会做宣传片,想捎带宣传一下铁路博物馆,结果被铁老大的腔调气得回来大骂

让这踌躇满志的家伙去吃吃苦头。我假惺惺地关照伟杰要有耐心,把那几分恶作剧般的快乐藏了起来。

他打电话联系。他拿着介绍信记者证跑去请求。他磕磕巴巴在键盘上打申报材料。眼看着这家伙一天天脸色阴沉下来,我开心啊,假装忙进忙出地给他张罗拍摄人员和设备,心想这次你被我停在杠头上了吧小子哎。

 

等伟杰被路局宣传部弄得神经脆弱,人家一个电话就把他噎死的时候,我及时地召集了一个会议,我,伟杰,两组摄影、灯光和录音。两组同时作业,伟杰直接带一组去火车站,同时遥控另一组。另一组去拍民工还没走光的一个工地,直到年前收工,结帐,收拾行李,跟到火车站。两组会合后分站内站外,抓最后两天。车站广场边的宾馆已经定了客房,累了就上去洗把澡睡一觉。到年三十还有7天,你们的机会就在这一周里。就这么多,接下来请伟杰作导演阐述。

伟杰一口气还没缓过来,问铁路方面要求最后审片怎么办。我说先答应他,只要同意我们进广场、候车室和站台,怎么都好说。

伟杰开始阐述,慢慢把感觉找回来。内容就不罗嗦了,反正他会写在博客里。这老兄,做个片子能整出78篇文章来。

拍摄过程也不罗嗦了,片子还没出来,不好多说。这拖拖拉拉无边无际的家伙,春节前拍的耗到秋天还没做出来,眼看冬天都快来了,他还好意思腆着个大肚子像预产期早就过了的孕妇,慢慢吞吞的能把人急死。

为了报复伟杰带给我的牙疼数次和白发几许,我决定在此披露一些事实——

他在半夜里蓄意引导农民工兄弟大骂乡村干部好同志,有些语言涉嫌恶攻;

他拍农民工兄弟露宿,吃方便面,买票插队,吵架,数零钱,日以继夜地打牌,反正不是什么光明向上的景象;

他不顾农民工兄弟的安危,天天盼望下雨,就想拍人家四散奔逃,拍人家挤在屋檐下塑料布下树下广告牌下的情形;

为了瓦解农民工兄弟的警惕性和思想武装,他买来白酒请人家,镜头里有,五粮醇,TMD那是宁可在广场冻上几天也不愿多花几十块钱买特快票卧铺票黄牛票的人们舍得喝的吗?

他拍广场上每天开来的义务献血车——也不知道是哪个缺德的想起来的,叫这车这时候出现在这地方——其动机和用意令人发指;

农民工兄弟过完年又回到了这座牛逼轰轰的城市,而他呢,丢下记录了人家的信任和真实情感的素材,自己跑到卡塔尔去参加半岛电视台的纪录片影展去了!他还好意思去领阿拉伯兄弟的奖金!那奖杯是中国制造义乌定做的!

 

非我放刁,确实不能多说。伟杰一向理论和实践并举,尤其是去长沙拿了个金鹰奖下列的论文奖后,理论得一塌糊涂,吉普撞了个洞都能神学哲学社会学一通。我就担心他过度解读,每个剪辑点都拽出一长串大师名头,害我陪他一路脱帽致敬过去。理论和实践并举可能没什么不好,不过过度解读,呵呵,解读得自己都不知道想要什么想说什么,亲爱的伟杰,您能别那么累吗?

 

深夜,我站在火车站广场当中,真的有些惊呆了。灯光明亮处是候车楼前,排队进站的人流缓缓移动,广场上大部分地方一片黯淡,大概有两三万人吧,期待、沮丧、叹息、侥幸、咒骂和管它三七二十一在朦胧中蘑菇似的生长和蔓延。

2007年旧历新年前夕的中国。

中国的一个拼命改造和炫耀的城市。

伟杰和摄影小宋从候车楼前挤了过来,那里刚才有个疯子抱着一块大石头冲上去把玻璃墙给砸了。我说伟杰,你这片子的标题有现成的,他问什么标题。广场中央的钟塔在播放音乐,贝九终曲的混声合唱。伟杰有多聪明,马上明白了。

 

画面前方左面背侧影是我,右面对着我的是王小龙

 

伟杰,三年来我都不许你们在自己的纪录片片尾字幕上打我的名字,但是你这片子一定要算我制片人。

还有,应该结束在年三十深夜,火车喘着粗气驶离空无一人的站台,灯光明亮的车厢,空空荡荡的车厢,在黑夜中哐哐走动,不知道要开到哪里去……广场上,清洁女工挥动大扫帚,把快餐盒饮料瓶塑料袋扫成一堆,冷风吹过,纸片飞舞……

我也多余,爱怎么剪怎么剪吧。反正下周四预定审片,我替你请了编委会全体成员。

最后一次。

 
王小龙老师

<< 此岸与彼岸 / 11月2日下午15:00——邀您...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张伟杰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