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双年展:答THE SHANGHAI PAPERS问
作者:分类:默认分类标签:

 

   

                              (本文与江艳华合作完成) 

THE SHANGHAI PAPERS:作为艺术家,全球化对您的视角在哪些方面产生了影响?

张伟杰:

    全球化(globalization)是个具有煽动性的。拥护者憧憬它会给整个世界带来空前的进步和繁荣;批评者断言它会给发展中国家带来贫困、战争甚至文化灭绝。
    竭力鼓吹“新国家主义美学”的中国的社会精英们,就是“全球化”的煽动者。他们在电视里饱含激情地讴歌“文景之治”、“贞观之治”、“康乾盛世”;他们在城市里征地动迁建高楼,打造一座座千篇一律的政绩牌坊;他们策划和导演着一场场夸张的节庆狂欢、豪华的大型歌舞,从《印象刘三姐》到《印象西湖》,如梦如幻、如诗如歌——权力意志的支配欲与精英们的强国意象,在这种夸张的大型仪式、大型建筑中完成着奇妙的结合。

    “盛世中国”的精英主义们高举“全球化”大旗,主张放任个人的欲望和本能,要求把一切优势地位都尽可能转化为经济优势,转化为对生产资源和生活资源的排他性占有,是主张促进社会分化、扩大阶层鸿沟、强化优势地位的一切思想与实践。在他们制造的语言迷宫里,有英国公式而没有中国农民佝偻的背影,有美国概念而没有中国工人汗渍的气味,有某种学术规范所要求的大堆图表、引征、注释以及索引,却永远没有中国田野和集市里的惊讶、迷惑以及叹息。

 

 

《欢乐颂》剧照

     中国近现代史以来,社会底层的小人物们获得身份和追求解放的过程曾经以不同的“革命”名义被指认,只不过这一次,“革命”的名称改作了“全球化”。不幸的是,跟以往每一次“革命”一样,“全球化”的成本也都由小人物们承担了——处于“转型期”的中国,在一轮轮“产业结构调整”、“股份制改革”、“国企改制”的浪潮中,失去土地或者工作的小人物在他者的空间里流浪和被放逐,他们成为没有主体身份的客体存在。主体身份的虚无意味着其背后政治和经济力量的空缺,失去身份的人同时失去了话语。他们流浪的踪迹和主体的碎片中可以辨认的惟有痛楚。

    痛楚永远只属于失败者,而失败是人类恒久的故事,更是小人物专有的别名。造化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人在底层,更身不由己。美学家高尔泰曾深刻地指出,“无力感”是东方社会显著的意志特征,也是东方人普遍持久的心理体验。“无力”的底层小人物可谓失败者中的失败者。他们活得力不从心,死后更被历史灭口。

 

 

《欢乐颂》剧照

    痛楚作为存在的证明,其前提是他们肉体与精神的巨大创伤能够被放在人的尊严的位置上,即作为“人”的痛感体验可以被揭示和认同,否则那些无声的痛楚的呼号就只能如孤魂野鬼,在我们的城市里梦魇般飘荡。
    在中国百年现代化的过程中,每一处城市和乡村都背负着原罪,所谓全球化,也只能在这样的沉重宿命中追寻救赎之路。
    在普遍的痛楚中,关注“全球化”语境下那些丧失了话语权的社会底层的小人物——就是我作品的视角指向,也是我眼下能找到的唯一自我救赎之路。
    正如哈维尔所言:

    ——“我们只有先沉到井底,才有指望看到星星。”

 

THE SHANGHAI PAPERS:您的作品对城市有何评价?

张伟杰、江艳华:

    从人类的居住形式来说,城市无疑是一种高级聚落。张正河教授认为,“城市是特殊形态的生产力”(《农业国的城市化——中国乡村城市化研究》),迁徙的个体因追求利益最大化聚集到城市,这些移民同时也可为城市带来效率的优化与效益的最大化。在我国城市化的进程中,农村人口向城镇的转移与集中依然无法突破城乡二元结构的壁垒,这是由我国户籍制度中的不合理因素造成的,由此引发的待遇不公与归属感的缺失,使得移民常处于角色尴尬的境地,这种尴尬处境可在春运这个特定历史事件中窥见一二。每年的春运大潮,在城市铁路运能遭遇空前考验的同时,作为春运主体的农民工们也为买一张回家的车票而筋疲力竭。回家的道路充满千辛万苦,但是依然要回家,只因他们清楚地知道,这座城市绝不属于他们。

 

 

双年展  美术馆三楼305  《欢乐颂》专属展室  即时不间断放映

双年展开幕当天VIP专场  观众到305观看《欢乐颂》。这几位是记者和世博局的官员,一边看一边叹息,感慨人世间命运的不公

    有趣的是,就在春运的火车站,十几万人同处一个空间,却以各种截然不同的言说方式进行着酣畅淋漓的对话。高高矗立在广场中央的大型电视屏幕墙以主流意识和强势话语兴高采烈地播放着中央电视台的新闻联播,报告着春运的动态、春节的气氛;而露宿的农民工们却用市井粗话聊包工头老板的“小蜜”、聊拖欠的工资、聊种田成本、聊女人孩子、聊中央一号文件、聊反腐倡廉、聊村委会选举、聊乡政府豪华的办公楼、聊伊朗朝鲜、聊春运票价……这两种本互不相交的语言系统居然在这一刻、这一处共存、交融,在贝多芬的《欢乐颂》映衬下达到了一次又一次高潮,这实在让人叹为观止。

    对于我镜头里的人们而言,城市是理想的寄托;

    对于镜头外的我而言,城市却是百味陈杂的栖居。

双年展开幕式露天酒会 

THE SHANGHAI PAPERS:您的作品如何与公共空间相联?

张伟杰、江艳华:

    《欢乐颂》的主要内容是讲述春运的故事,主要拍摄地点选取上海火车站及火车站广场周边。作为铁路客运的交通枢纽、城市的重要门户,火车站无疑是普遍意义上的公共空间,具有公共空间的一般功能与特性,也是我国特殊历史时期的重大事件——春运开展的重要场所,而一年一度的春运,也使得这个一般意义上的公共空间在其社会功能上超出了其固有范畴,并承载了更广泛更深刻的社会历史内涵。在火车站这个叙事空间里,农民工无疑是春运大潮中备受关注的主体人群,他们的生存状态投射出当下中国社会底层小人物的命运悲欢。在春运这一特定背景下,同一空间内大量进行的不同层面的人际与信息交互,也为了解当代中国社会的横断面提供了丰富而多样的素材。

 

尽管是开幕当天的VIP专场,但是《欢乐颂》展室挤满了观众,后到的只能站在门外观看

 

THE SHANGHAI PAPERS:2008年上海双年展的主题是以迁移的形式反映人的流动。您的作品对这一主题有何评价,与主题的联系何在?

张伟杰、江艳华:

    在春运的澎湃浪潮中,“迁移”更像是一种“回归”,因为“回家”是春运的主题。将镜头对准流动与迁徙中的社会底层,不仅仅为揭示人物的生存状态,更为了通过小人物的命运展现时代浪潮中的社会矛盾,因为,他们的命运是社会世态的基本投射。

    作为一场规模浩大的人口迁移,春运也是我以一个纪录片创作者给予社会底层人文关怀的一个窗口,迁移中的他们有着自己的喜怒哀乐,也利用自己的生活智慧在一次次的迁徙中寻找他们的人格尊严。此时的“迁移”或“回归”,更像是一个哲学命题。

 

应邀与前来采访的记者在展室门口合影

 

THE SHANGHAI PAPERS:您对“公共艺术”(public art)这一概念有何理解?

张伟杰、江艳华:

    我认同“公共艺术”的首要条件是“公共性”,在公共的场域内展示的艺术并不一定是公共艺术,也并不一定属于公众,这与地点无关。现今,“公共艺术”是跨学科概念的网络化集结,因为无法解说清楚,而流于概念泛化的境地,犹如“艺术”概念本身的泛化。我只能说,“公共艺术”具有精英文化、权力意志与民主之间的博弈这一特征,如何达到平衡从而真正展现人类艺术的“公共性”,似乎是一个悖论,也许“公共艺术”的“公共性”只有在艺术与公众之间相互妥协的时候,才能体现,然而对于“公共艺术”本身,这是一种消解还是重构?“公共艺术”的初衷是否已被误读?在艺术场域内,“公共艺术”可能是多方角力后的物化形式,但最终是不是其本身,谁又知道呢?

 

师生合影  王小龙去年是《欢乐颂》的制片人 这会儿是双年展直播总导演

 

远处是开幕式签名板  近处就是我的学生了 现在去了艺术人文频道  因此过来参加直播

 

THE SHANGHAI PAPERS:您如何评价今日艺术界中“媒材特质”(medium-specificity)这一观念?您的作品是否与这一观念有关?这一观念是否也演化成了传统视觉艺术中的一些概念,如视觉语言、美以及产生变革的能力?

张伟杰、江艳华:

    科技的发展离不开材料的创新与突破,艺术也是如此,综合材料与各种新媒体技术的广泛应用,使得艺术领域中的“技术”得到不断创新与强化,有时甚至有些喧宾夺主,“技术”从“手段”上升到了“艺术”本身的境地。“媒材特质”当然是重要的,但是正如克罗齐的古典主义观点:物质媒介不过是传达心理形象的一种辅助载体。“媒材特质”的把握与应用,归根结底还是一种外部手段。而我的作品,毋宁说与这种观念有关,不如说用影像来表现题材内容更加恰当合适罢了,视觉艺术与镜头语言是共通的。

 

THE SHANGHAI PAPERS:在当代艺术中,您最鄙视的是什么?

张伟杰、江艳华:

    为商业或者为某种个人目的的炒作,无病呻吟的伪艺术家,趋于极端的行为艺术

 

 

THE SHANGHAI PAPERS:您对艺术的未来有何憧憬?

张伟杰:

    我希冀真正意义上的艺术创作自由。

 

附一:上海双年展组稿邀请

  

亲爱的艺术家,
除了2008 上海双年展图录,我们还将出版一本题为The Shanghai Papers的全英文的书在国外发行。
该书将由德国的国际出版商Hatje Cantz发行,将与图录平行出版,本书将在上海双年展主题观念的大背景中更深入地讨论您的作品。而且The Shanghai Papers内容涉及视觉艺术与移民、城市和联系这些主题之间的关系以及对这些主题的影响,将成为国际研究探讨的一部分。同时还将反映艺术研究、媒材特质以及对艺术未来憧憬这些问题。本书将在2008年11月上海双年展闭幕前面世。
 

 

 

附二:第七届上海双年展参展艺术家名单

 
Section 1:Project 第一部分:梦想广场
 
Tiong Ang 唐·安吉                          Indonesia\The Netherlands印度尼西亚\荷兰
Ricardo Basbaum 里卡多·巴斯鲍姆                Brazil巴西
Chen Zhiguang 陈志光                            China 中国
Ayşe Erkmen阿伊斯•厄克曼                         Turkey \Germany
Rainer Ganahl 雷纳·加纳尔                      Austria \ U.S.A.奥地利\美国
Bethan Huws贝森·休伍丝                         Wales \France \Germany威尔士\法国\德国
Jing Shijian 井士剑                             China 中国
Sanggil Kim 金相吉                              Korea 韩国
Lin Chuanchu 林铨居                             Taiwan China 中国台湾
Liu Ye 刘野                                     China 中国
Lu Hao 卢昊                                     China 中国
Ma Baozhong 马堡中                              China 中国
Thomas Ruff 托马斯·鲁夫                        Germany德国 
Hito Steyerl 黑特·史德耶尔                     Japan \Germany 日本\德国
Tang Maohong 唐茂宏                             China中国
Jeanne van Heeswijk 杰妮·范·黑思维克          The Netherlands 荷兰
Wang Qingsong 王庆松                            China 中国
Lawrence Weiner 劳伦斯·维纳                    U.S.A.美国
Wu Mingzhong 武明中                             China 中国
Yin Xiuzhen 尹秀珍                              China 中国
Yu Fan 于凡                                     China 中国
Zeng Hao 曾浩                                   China 中国
Zhang Qing 章清                                 China 中国
Zhou Tao 周滔                                   China 中国
 
 
Section 2Keynote 第二部分:迁徙家园
 

Mike Kelley 麦克·凯利                           U.S.A.美国

Lonnie Van Brummelen & Siebren De Haan

罗尼·范·布鲁梅兰,西布兰·德·汉                The Netherlands荷兰

 Yue Minjun 岳敏君                               China中国

 
 
Section 3Context 第三部分移居年代
 
Ursula Biemann 厄休拉·比耶曼                  Switzerland 瑞士
北斗星小组:刘越、吴黎中、许旭兵                China中国
Bu Hua 卜桦                                     China中国
Chen Yun 陈贇                                   China中国
Jürgen Drescher佐根·德莱舍                     Germany德国
Inci Eviner 因斯·伊夫尼亚                      Turkey土耳其
Harun Farocki 哈伦·法若克                      Slovakia \Germany 斯洛伐克\德国
Zvi Goldstein 茨维·戈登斯坦                    Israel 以色列
Yangah Ham 杨·汉姆                             Korea韩国
He Wenjue 何汶玦                                China中国
Huang Hsinchien黄心健                           Taiwan China 中国台湾
Jia Zhangke 贾樟柯                              China中国
Jin Shi 金石                                    China中国
Suchan Kinoshita   木下苏畅                     Japan日本
Charles Yi Yong Lim 林育荣                      Singapore新加坡
Liu Ming 刘鸣                                   China\France 中国法国
Angelika Mantz 安吉里卡·马提                   Germany德国
Klaus Mettig 克劳斯·梅提格                     Germany德国
Roman Ondak 罗曼·昂达克                        Slovakia 斯洛伐克
Otolith Group 奥特列斯小组                      U.K.\India 英国\印度
Ulrike Ottinger 乌尔莱克·奥汀格                Germany德国
Son Kuk Gyon 孙国娟                              D.P.R.Korea\China 朝鲜\中国
Su Xinping 苏新平                               China中国
Mieke Van De Voort 米克·范·德·福特           The Netherlands荷兰
Wang Qiang 王强                                 China中国
Yang Shaobin 杨少斌                             China中国
Yu Hua 虞华                                     China中国
Zhang Enli   张恩利                             China中国
Zhang Weijie 张伟杰                             China中国
Zhu Jia 朱加                                    China中国
<< 即将开拍的纪录片《光复里》 / 此岸与彼岸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张伟杰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