博客网 >

 

 

上海双年展:影像的大多数

 

 

/海杰

 

备受瞩目的第七届上海双年展在上海美术馆开幕,在实践“快城快客”主题之下,除了井士剑的火车,一群趴在墙上的蚂蚁,尹秀珍的由手扶拖拉机和桑塔纳托住两翼的飞机以及岳敏君的恐龙们等大家伙之外,剩下的差不多可以另取一个展览名称:上海影像展。
上海美术馆共三层的展厅里,影像作品占据了大多数。平面作品里,除了稍显庞大和文献式口吻的象征着老上海文化的跑马厅、国际饭店、大光明电影院、沐恩堂等建筑的文献资料外,其他的被来自中国和德国的影像艺术家们以各自的方式演绎着,而台北的艺术家林铨居在美术馆外墙根种下的水稻几乎没人注意到。
由张伟杰在上海火车站拍摄的纪录片《欢乐颂》,是本次双年展空调冷得发抖的影像厅停留人数最多的一个作品,跟进式的拍摄和记录,真实、平静而且近乎残酷地再现了上海的农民工在春节买火车票回家的前奏,记录了万众瞩目的中国春运,这是一场世界上规模最大的人口迁徙。两亿农民工扛起“蛇皮袋”,揣着一年的辛苦钱,潮水一样涌向车站。镜头里,农民平静地谈自己的窘迫处境、冻得瑟瑟发抖,有人无奈地说:楼建成了,我们该走人了。后面采取三个场景(新闻联播里的喜庆画面、灯光下的建筑工地上危险而辛苦的劳作、火车站无助的眼神们)轮流出场的方式将事件推进到我们难以承受的地步。它向我们提供了视觉冲击力,也给世人以思考的平台,从中透露出当代中国快城快客在社会学、人口学、经济学中的相互的节点。
其他影像作品里,贾樟柯电影《三峡好人》也来凑热闹,朱加的影像作品《没有起飞》,让观众在那架始终没有起飞的波音747的起跑中等待起飞的可能性,卜桦的flash动画《野蛮丛生》因为短小精彩可以让很多没有耐心的人看完,而来自德国的乌尔莱克·奥汀格的《流亡山海》是对5个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生活在上海的犹太人的采访,韩国人杨·汉姆的《人生梦想》立足于对土地和家园的哲学阐释。空间最大的影像个展,瑞士人厄修拉·比耶曼的《撒哈拉编年》由一系列断片组成,记录了当前非洲人口迁入加强边境管理后的欧洲的情况。
许多平面作品,如张恩利的油画,新加坡艺术家林育荣的摄影作品《海的状态》,反响不像预料中的那么热烈。
另一装置作品,来自朝鲜的孙国娟的《上海你好——掩埋在记忆中的甜蜜》,该作品由家谱式的文献和实物展示,复原其父亲生前迁居上海的居所布置,以及用她惯用的白糖包裹昔日的家居等三个部分组成,重建了一个与上海,与迁移有关的记忆。虽然在个展空间里有种被冷藏的感觉,但足以让人唤起记忆。
综观上海双年展,可以得出一天就可看完的结论,因为占有大多数的影像作品,尤其是来自国外的影像作品,没有多少翻译文字,存在着普通观众的介入难题,这在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观众的心态只能是走马观花。
 
 ——转载自《timeout上海》总第160期

 

<< 《我的小区》导演阐述 / 平凡与典型 >>

专题推荐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不平凡的水果世界

平凡的水果世界,平凡中的不平凡。 今朝看水果是水果 ,看水果还是水果 ,看水果已不是水果。这境界,谁人可比?在不平凡的水果世界里,仁者见仁,智者见智。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中国春节的那些习俗

正月是农历新年的开始,人们往往将它看作是新的一年年运好坏的兆示期。所以,过年的时候“禁忌”特别多。当然,各个地方的风俗习惯不一样,过年的禁忌也是不一样的。

评论
0/200
表情 验证码:

张伟杰

  • 文章总数0
  • 画报总数0
  • 画报点击数0
  • 文章点击数0
个人排行
        博文分类
        日期归档